Monday, November 2, 2009

落单的寄托

嗯,依然是一片灰色的心情。
梦幻诛仙已玩了十几天,完了的心情慢慢沉淀下来。

前几天突然想尝尝骑机车的感觉,我从来没尝试过。
说什么两个有‘心跳’的人以非常靠近的距离一块儿在公路上奔驶的。


我能想象?
我真的能想象?


踏入11月,离开熟悉的环境11月,怎么还是觉得很难熬?
明明刚才心情很好地去上课,怎么突然臭着脸回来?
我的心情起伏真的很大,很大?

第一次上课上到7点,天黑了,还下着雨。
空气似冷非冷,10块钱的拖鞋滑,撑着雨伞小心地走着。
路边的沟渠水流声响着,只可惜我的手机在晚上的感光度不强。

看着朋友的部落格,我多希望里面有我的名字。
多希望有人提到我,多希望有人记得我,想起我。
手机就算了,它就一直静静地,两个月都没为手机价额。


人非要有寄托吗?


曾经把寄托放到网友,在里面认识新朋友。
原本以为很光荣地跟人家说我是马来西亚人,我很稀有!
原本很开心的玩着却没想到招来谩骂:


“自己的语言(中文)不学好去学人家的(马来语、英语)”



这句话者的刺进心里,想下想下都哭了。
原来我们在人家眼里是这个样子的,亏我还是华校生!
真的很难过很生气,恨不得立刻上前去给他巴掌!
很多人都不认识马来西亚,很多人都不懂马来西亚在哪里。
我们这些‘隐居’在马来西亚的华侨一点也不显眼!


“马来西亚的你怎么会说中文?”


从此以后,每当网游里的人问我是哪里人我都不知所措。
我应该继续很光荣地跟人家说我是懂中文的马来西亚人?



渐渐地,梦诛已经不是我能寄托的对象。



如果寄托能让我暂时高兴,然后伤害,我愿意。



偏偏那不是手上有邮票就能做到的事情。

1 comment:

eunice's coffee shop' said...

怎么啦,薏宁?
好久没探望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