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9, 2010

毕业是个残忍的季节

为什么今天会想写部落格?
可能是因为不开心累积好一阵子了,在想应不应该吐。

一通电话,把我的心情拉到谷底。
一伙儿高高兴兴地要走了,位子不够,后备我来当。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想一同跟去,不能当然得看自己了。
怎么知电话后,我当了后备。
就因为我离家比较近?
还是你们都不想看到我?

我没有杀人放火,没有挑拨离间,没有虚情假意,没有责怪他人,
没有美貌,没有很好的脾气,没有很强的耐力,
但是… 所以,我输了。


请你记住看的开一点,伤的就会少一点。


看开有这么容易吗?


没心情的时候,妈妈刚好来了一个电话,多想哭啊!
上学的第一个星期,我竟然在星期六晚上哭了。
你们知道吗?其实我6月7日就开学了,是我骗了大家说是6月14。
不想回去那间明明人很多却冷清清的屋子,不想在这里!


手机里的老朋友联系的越来越少,不要觉得孤单,那是必然的。

要习惯不发短信,少打电话的生 活。

为什么,收不到别人简讯、电话的人是我?


人家说在雨中流泪,别人就不知道我在哭。
若难过的时候恰好不是雨天,那么在洗澡时泪水加上自来水,
暂时告诉自己说我没哭,脸上身上的都是洗澡水!
水流到全身并没有带走悲伤,反而在身上结成垢污。


要学会说“你的眼 泪,与我无关”!

也许大家都学会了,是我怠慢。


之前有位朋友跟我说她的朋友对她怎么了。
各个戴上面具,面前说好话,背后悄悄话。
我只觉得我们大同小异,除了叫她也戴面具,也不懂该说什么。
什么现实社会,什么习惯就好,最讨厌听这些了,
己所不欲,我更不想拿这些老掉牙的话去安慰她。


不是我冷漠,只是我真的找不到其他词汇。


毕业是个残忍的季节,成熟不成熟的都要一同收割。
一切都会 在秋冬交替的刹那间随风而逝,
唯有那一泓鲜亮山溪般的记 忆永远在我心中哗哗流动……

这句话,此时显得特别有意义。




哭过了,把眼泪擦干、吹干,面具还是要戴上。


Monday, June 7, 2010

我还是很在意

一年多了,我还是很在意你们怎么看我。

曾经,我跟自己说,竟然人家不hiu我,我就放手吧!
反正曾经是好朋友,我又没对人家干坏事。
人家想跟谁在一起是人家的自由。

至今,我还是不断观察他们的动向,facebook,blog,msn等。
也试过可以把自己的status写得能吸引他们的注意。
多希望他们也能主动来跟我搭话,或在他们的文章中提到我。


可是这些都不曾发生。


人家常说,习惯就好。
也许这些就是习惯,我习惯让他们看到自己。
我察觉到自己在这一年里的变化,
变得很没自信,变得很暴躁,变得很冷淡,很烂屎。


因为我不想让人家看到我没自信,懦弱的模样。


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很在意。
我怕自己回去看你们,却发现你们其实都不想看到我。
毕竟我知道我自己是多么地不讨人喜欢,我真的知道!
我不想再让他们操纵我的感觉,可是我还办不到。


这一个月的假期都没跟任何朋友见过面。


文慧,谢谢你
你是第一个邀我的人 =)

Tuesday, June 1, 2010

罪过

video

昨天在facebook看到的一个video,我个人觉得挺激励的。
钻石夜总会就是有一个看谁化妆前后差最多的比赛,
我个人还蛮爱看的。

这次胖妹也来参加,我更觉得应该鼓励。
谁知我把video分享出去后却看到心痛的留言。
她说她很恶心,而我问胖就很恶心吗?
她说她一点也不好看,我说我看到她的努力啊!


“她应该更努力,单靠化妆不足够!”


也许是我个人的偏见,我真的觉得里面那个胖妞勇气可嘉。
美貌并不是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有的,胖妞也想漂亮啊!
这是往往人们一句话就把它推翻了,胖就是不美。


我也是胖,很肥,所以罪过!